2019-07-26 龙瑶:做外表斯文、内心狂野的正能量传播者

小事不轻视,大事才能不掉链子,

以严格的标准和不懈的坚持

来做好每件小事,

这就是今天要介绍的最美广汽人——

广汽研究院龙瑶,

他用平凡踏实来不断突破各种不可能,

一起跟着小G看看他的故事。


瑶获得“最美广汽人”奖项

 

  “妇女之友”是同事们送给龙瑶的“荣誉称号”,究其缘由,在于他身上的绅士气质。确实,大家平日里见到的龙瑶,戴着眼镜,走路说话总是不紧不慢,十足文雅书生的模样。对这个评价,龙瑶自己却只认可一半:“其实我是外表斯文,内心狂野”。


广汽研究院-龙瑶

  

学会看施工图纸是必修课

 

  2017年8月19日,研究院放高温假的第8天,21:09分,主动连续加班24小时的龙瑶走出实验室,发了一条朋友圈:“在填了无数个坑之后,终于啃下了设备基础这块硬骨头。”

 

 

  这是模拟碰撞实验室完成设备基础浇筑后龙瑶的心情,它的完成意味着碰撞实验室建设中风险最大、难度最大的部分终于完成了。

 

  龙瑶从2017年2月开始参与到实验室的建设工作之中,在近2年的时间里,他全程负责建立了气囊子系统试验、模拟碰撞试验、行人保护试验3个全新试验室。其中,以模拟碰撞试验室的建立耗时最长、经历最为坎坷:模拟碰撞试验室于2015年3月立项,2017年5月正式开工,最终于2018年6月建成并开始投入使用。

 

  龙瑶把在这1年零1个月里建试验室的过程浓缩成了一个视频,时长不过43秒,但是每一帧画面的背后,全部都是故事。

 

  建成实验室的曲折要从图纸说起。

 

  供应设备的是德国供应商,对方提供的基建基础模板图纸各项数据、指标采用的也都是德国标准。这样的图纸共有14份。而负责设计试验室的是来自中国的设计院,他们需要根据德版图纸画出符合中国标准的图纸,这并不是一个简单的文字翻译的过程,需要完成两国不同标准之间的转换与对接。按理说,图纸本是设计院负责的事情,但龙瑶拿到设计院的施工图纸后,上面却写着“此图纸须经供应商确认后方可施工。”

 

  “德国供应商当然没人愿意进行确认。”对这个结果,龙瑶似乎并没感到很意外。

 

  事情进入了胶着状态:供应商只负责提供德版图纸,设计院只负责把德版图纸绘制成中国标准的图纸,而至于两个版本之间是否一致,双方没有交流,也无人愿意进行确认。

 

  3600万投资的项目,容不得一丝一毫的差错,而图纸是后续施工的依据,其重要性不言而喻。龙瑶和同事们尝试着去推动,希望设计院和供应商共同对中国标准的施工图纸进行确认,但努力终都无果。

 

  没有其他办法,龙瑶只能结合原版的德国图纸和转换后的中国图纸,尝试着一点一点去弄明白。


龙瑶自己消化的钢筋图纸之一

 

  虽说龙瑶自己对图纸已经理解得八九不离十,但真正开始施工的时候,他心里还是很忐忑,总担心有纰漏。供应商也特意强调了一句,“龙工,你按照这样的图纸施工肯定会出问题的。”

 

  事实证明,大家的担心不无道理。

 

  将一个长40m、宽8m、深5m的大坑填满几千吨的钢筋和混凝土是整个项目的“灵魂”所在,因为坑被填平后,将会在这里安装一台重达36吨、可以把一架波音777飞机搭起来的设备。


大坑原始的样子

 

而在施工后不久,由于图纸的原因,导致钢筋在不应该伸出来的地方伸出了地面,只能返工把钢筋全部切掉,再把水泥打掉,重新铺一次。


钢筋伸出地面底部


切掉钢筋、打掉地面重来


要骂人,也要劝架

 

  周旋于供应商和设计院之间推进图纸确认的同时,现场施工的监管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。

 

  模拟碰撞试验室建在一个大试验室内,这边在施工,另一边其他试验还在正常开展。“不管是对做试验的同事还是对现场的施工人员来说,条件都很恶劣。”如今说起来,龙瑶还清晰地记得当时的场景:炎热的夏天里,室内没有空调,通风也不好,打混凝土、凿墙的粉尘四处飞扬,噪音不绝于耳。

 

  龙瑶戴着安全帽,从斯文书生化身“包工头”,他天天都在现场盯着,使用吊装这些大型设备的时候,更是一刻不敢松懈。



高风险的吊装得在现场时时盯着

 

  龙瑶说,“和施工方打交道必须要斗智斗勇,一不留神,他们就会偷工减料。” 在布钢筋的时候,按照图纸要求,有一层钢筋必须伸出十几米和相邻的钢筋交叉在一起,以保证之后机器产生的顿挫力能够分散开来,但施工方为了节省成本,偷偷把钢筋长度缩短,导致这一层钢筋形成了断层。这个时候,斯文的龙瑶展现出了内心的狂野,“必须按照图纸来,差一点都不行”,施工方不得不把布好的钢筋拆掉重来。遇到这种原则问题,龙瑶态度很强硬,丝毫不会退让。

 

  事实上当时钢筋已布得密密麻麻,必须仔细检查每一排钢筋的走向才能发现问题,这也是龙瑶一直坚持自己弄懂图纸的原因,“如果我不懂图纸,就会被他们牵着鼻子走。”



脚下每一根钢筋的走向都要心中有数

 

  调解施工现场的矛盾也是龙瑶的必修课。印象最深的一次,施工现场两拨人产生口角,情绪激动的一位工人拿起手中的钢筋准备砸人,龙瑶来不及思考就冲上前拉住他,及时阻止了一场可能造成人员伤害的冲突。

 

  “其实想想还真有点后怕。”整个工程结束的时候,龙瑶听说,那位冲动的工人来这里之前,竟然刚坐完牢出来。“好在从那以后整个施工过程还算顺利”,这样的顺利有赖于龙瑶遇到问题不自乱方寸,同时也注重换位思考,安抚好现场施工人员们的情绪。

 

从“摆相机”到做好每一件事情

 

  龙瑶2013年硕士毕业于湖南大学,专业是机械工程,正当他踌躇满志想要在汽车安全领域干一番大事业的时候,却在研究院开始了每天“摆相机”的工作。

 

  这是一项在很多人看来内容相对单调、枯燥又重复的工作,每天要做的事情就是摆相机、调相机等着做试验,做完试验再收相机。

 

  说没有失落是假的,但他很快调整好了自己的心态,哪怕在看上去没有什么技术含量的工作领域里,龙瑶相信也有“一般”和“最好”之分,于是他立下志向,要做行业内最好的高速摄像工程师。



龙瑶在摆高速摄像机

 

  龙瑶刚接手的时候,研究院高速摄像这项工作可以说是一片空白。他负责拍摄的第一个视频编号是13002,这也是研究院第二个正式碰撞试验的高速摄像视频。

 

  “摆相机”的工作看似简单,但并不意味它没有突破的空间。一开始,龙瑶沿用的老办法往往会让做试验的同事等他,而试验结束,别人都下班了,他还得把五六台摄像机的线收纳规整,“既影响自己的工作效率,也耽误其他同事的试验进度。”

 

  于是龙瑶开始琢磨,怎么在现有的工作模式上做一些创新:在地上做标识、尝试在车上安装摄像机、把摄像机的线分门别类固定下来……通过这样一些小改善,龙瑶不仅做到了不会耽误同事的试验进度,也不用再独自一人加班收相机了。

 

  “没有什么岗位是不能做出成绩的,关键自己要有想法。”现在回想起来,龙瑶很感谢 “摆相机”的那两年,他觉得若不是在看似平凡、单调的工作岗位上做出了自己的一些小改善的话,建设试验室这个重任也不会委派给他。



保持桌面干净整齐是龙瑶一直以来的习惯

 

  如今,除了负责一部分试验任务,强化试验软实力,龙瑶也开始带团队。对于如何发挥团队里每一个人的优势,龙瑶有自己的心得:“我把自己如何转变心态的经验告诉他们,让大家相信任何岗位上的人都是重要的,但这份重要需要靠自己争取。”因此,身边的同事都说他是一个正能量传播者。



闲暇之余,最爱自驾游

 

  “大部分人在人生的每一个阶段,至少要尽量做好一件事情。”听上去龙瑶对自己的要求似乎并不高,“人的精力是有限的,我不奢求把工作做好的同时,炒股或者唱歌也很厉害。”带着这样的自我要求,从2013年毕业来到研究院,龙瑶把工作当成了他这个阶段最重要的事情,作为一名工程师,从二十五六岁的青葱小伙到如今已过而立之年,在试验室里奋斗的无数个日夜,这便是他的青春。

 

龙瑶用他的专业、执着和坚守

和团队一起突破各个难关。

他是平凡踏实的代表,

也是G家人无惧困苦的精神榜样。

他是坚忍不拔的最美广汽人!

投资企业及机构